多次恐怖试验将矛头指向美军版731部队美国生化实验室真相揭露—ob体育登录

2022年8月12日 0 Comments

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时间了,原本以为随着战事从大步进退转入相持后,乌克兰国内的重磅消息会有所减少。

然而没想到的是在3月10日就爆出了更劲爆的消息——俄罗斯国防部根据在乌克兰缴获的文件,发现了美国在乌克兰部署的实验室中曾进行的军事和生物计划。其中包含并不限于将蝙蝠作为潜在生物武器制剂的载体,研究能够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细菌和病毒病原体:鼠疫、钩端螺旋体病、布鲁氏菌病和丝虫病毒等,而其中最令人起疑与警惕的莫过于这些实验室还研究过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并开展试验。

根据对文件的归纳,俄罗斯方面称:位于乌克兰境内的实验室在美国专家监督下,依靠美国和德国方面提供的研究经费,利用蝙蝠、候鸟等140多种动物提取病原体,并针对乌克兰、俄罗斯等斯拉夫裔公民的生物样本(如血液、血清样本),进行过大量传递鼠疫、H5N1、钩端螺旋体病、冠状病毒等病原的试验。

该文件是由美国方面2018年发给乌克兰卫生部国家机构公共卫生中心(State Institution Public Health Center of the Ministry of Health of Ukraine)的感谢信函,其中提到了美方派遣的两位专家协助乌克兰方面进行所谓UP-8项目的研究(课题内容为“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和汉坦病毒在乌克兰的流行情况以及对可疑钩端螺旋体病患者进行鉴别诊断的研究”)!

表面上看似乎并无问题,但结合美国过去曾进行过的生物试验与其试验对象和动机,这些文件及其提到的内容就变得可怕了起来。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成立了所谓的“第731防疫给水部队”(即臭名昭著的731部队),长期伪装成一个木材工厂,在其内假借研究“防治疾病与饮水净化”为名,以中国军民为实验样本,进行了大量惨无人道的实验,行反人类的生化实验之实。

1945年日本战败后,美国的基于其对未来的世界统治力考量,制定了多套集结一切军力物力,准备对苏争霸取胜的方案与战术研究。

其中,杜鲁门政府把日本的潜在军事力量视为在亚洲地区可利用的反苏、反社会主义阵营的重要力量。在此基础上,得出了应积极利用旧日本陆军的作战经验和情报等。(而臭名昭著的731部队正是其中之一)?

正是基于这一考量与利益,在战后的文件中,谈及对日本这批臭名昭著的犯应何去何从时,美国官方决定包庇与利用这些犯为自己未来压制苏联与其他“反对美国核心利益”的国家而服务。

美国陆军少将查尔斯·安德鲁·威洛比的画像,此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与朝鲜战争中担任麦克阿瑟的情报主管!

而这些“手握生化武器数据”的“犯们”则反过来成了美国的座上宾,时任麦克阿瑟情报主管的查尔斯·安德鲁·威洛比少将在发往华盛顿方面的秘密电报中对他耗费重资保护与款待这些罪犯的行为如是辩解:“我必须指出,这是MID机密资金的明智使用(也是这笔钱的主要用途)……如果我们不能留住这些人(注:指731部队中的犯们),让他们丢了面子或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就会破坏迄今已成功建立的关系。”。

因此,在1946-1948年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中,由于一个世界大国的操纵与庇护,犯下了行的731部队、包括在中国犯下严重细菌战罪行的石井四郎,全都因 缺乏证据 而免于遭到起诉。

而根据一些当事人的回忆,美国德特里克堡的研究人员接手了日本731部队的反人类试验数据与开发的产品后“learned a great deal”(学到了很多东西),甚至有研究员在报告中称这些数据与产品为“priceless”(无价之宝)。

在那之后的1946年至1949年期间,德特里克堡进行了近60个与731部队有关的采访和研究。这些从犯那里得到的研究成果,来到了德特里克堡,再次 发光发热,使这里成为了美国生物武器与化学武器的重要研究与试验设施,其日后的“产品”就包括所谓的“tactical herbicides”(战术除草剂,即在越南战争中造成大量无辜平民伤亡的化学武器“橙剂”)?

1950年9月26日开始,一艘美国海军扫雷舰的船员花了六天时间,在距离加利福尼亚北部海岸约两英里的地方向空中喷洒马氏沙雷氏菌。该项目就是“Operation Sea Spray”(即:“海上喷洒”行动),其名义上的目的是确定“像旧金山这样的大城市是否容易受到敌人的生物武器攻击”(同时也是评估针对人口接近的圣彼得堡【时称列宁格勒】等沿海敌对国家的人口稠密城市的细菌攻击效果)。

实验本身进行的相当顺利,军方在多个地点取样,发现细菌不仅迅速侵袭了城市,而且还侵袭了周围的郊区——显然,他们的试验表明,旧金山和具有类似规模和地形的城市在面临细菌战威胁时是很容易遭到打击的。

但是有一个问题。当时,负责试验的美国军方认为沙雷氏菌不会伤害人类。这种细菌在当时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因为缺乏对细菌危害的评估试验)这种情况在测试后一周发生了变化,斯坦福大学医院陆续接诊了11位当地居民,他们的病症无一例外全部是“尿路感染”。

在随后进行尿液检测时,医生注意到病原体有红色的细菌,很快细菌被确认为沙雷氏菌感染,但如此罕见的感染却突然以极为密集的方式爆发,引起了斯坦福大学的担心。并在随后对这次爆发进行了广泛的调查,试图确定感染的起源何在。

然而不幸的是,军方严格地封锁了消息,并在随后的从1950年到1966年,至少在八个美国城市进行了239次潜在细菌武器的露天测试,包括纽约、基韦斯特和佛罗里达州的巴拿马城。

直到1969年尼克松与苏联在谈判中达成互信,双方均下令明确终止“进攻性细菌战研究活动和生物制剂的储存”后,美国军方才在对本土普通民众进行露天试验这件事上有所收敛。

左侧题目大意为“美国否认俄罗斯关于在乌克兰有生物战实验室的说法”,右侧题目大意为:“美国副国务卿承认有生物战实验室”!

而按照公开的资料,美国国防部以“合作减少生物安全风险、加强全球公共卫生”等看似冠冕堂皇的名义,在全球30个国家的336个生物实验室拥有绝对控制权。乌克兰境内所有的危险等级较高的病毒也被强制勒令储存在这些实验室中,并主导了几乎所有的相关研究项目。其项目的信息公开受到了美国方面的严格审查与限制。

而在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开始后,作为最为了解这些病毒危险性、危害性的国家与实验室主导者,却至今都对此默不作声,拒绝公布任何相关的具体情况。即便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于3月8日公开发出的提问与多方核查的敦促这一基本要求,也是三缄其口,不作回答。

美国方面有着如此前科,有着如此现状,我们再结合一下文末补充中有据可查的各个实验室曾发生过的“奇怪巧合”后,这些由俄罗斯方面披露的文件可信度与真实程度上升了不少。再考虑到美国军方对于生化武器研究的一贯暧昧表态与不坚定立场,其政府在各种会议上所做的“官方文章”又有几分可信之处?相信各位观众自有定夺。

然而,爱德华-韦特博士和H.I.斯塔布菲尔德先生于1947年7月1日编写的一份备忘录,只在少数军事和国务院官员中传阅,其坦率程度不同寻常。

他们报告说,石井和他的同事们正在充分合作,已经和正在准备大量的报告,并同意提供 从接受生化武器实验的人类和动物的尸体解剖中选出的8000张组织幻灯片的照片。他们指出,人体实验比动物实验要好。他们还说,据信苏联 只掌握了这些技术资料的一部分,由于 任何战争罪的审判都会将这些数据完全暴露给所有国家,为了美国的国防和国家安全利益,我们认为必须避免这种公开。 他们强调,日本人从他们的实验中获得的知识 将对美国的生物武器研究计划具有重大价值,并补充说:“日本生物武器数据对美国的价值对国家安全非常重要,远远超过了起诉战争罪所带来的价值”。

时间较近的,位于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境内有美国生化实验室且发生了疑似相关问题爆发的案例?

2013年,美国国防部位于格鲁吉亚的卢格中心启动了炭疽疫苗试验。同年,格鲁吉亚爆发了炭疽疫情。从那时起,炭疽病例在格鲁吉亚不停地被报告。

2014年,美国国防部位于格鲁吉亚的卢格中心建设了专门的昆虫繁育工厂,启动了针对白蛉研究项目。2015年,大批白蛉袭击了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和邻近地区。

2016年1月,哈尔科夫猪流感疫情导致20名乌克兰士兵死亡,另有200人住院治疗。到同年3月,乌克兰有364人死于猪流感。(很不幸的巧合是,美国恰好有一个实验室位于乌克兰哈尔科夫。也正在进行相关研究)?

多次恐怖试验将矛头指向美军版731部队美国生化实验室真相揭露—ob体育登录

多次恐怖试验将矛头指向美军版731部队美国生化实验室真相揭露—ob体育登录

多次恐怖试验将矛头指向美军版731部队美国生化实验室真相揭露—ob体育登录

多次恐怖试验将矛头指向美军版731部队美国生化实验室真相揭露—ob体育登录

多次恐怖试验将矛头指向美军版731部队美国生化实验室真相揭露—ob体育登录

  相关链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